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来西亚综合新闻网

www.freewebs.com/my07072007/MCV.htm

 
 
 

日志

 
 

司法宫灯火犹明  

2007-12-16 22:57:22|  分类: 网上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来源:  星洲广场 2007/12/16
原址: http://mag.sinchew-i.com/scgc/content.phtml?vol=20071216&sec=A48

日本学者高木彬光曾说:“法官这种工作,在某种意义上说,就像照相机的镜头一样,只要自己无色透明,正确地起到折光作用,就算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人们对某位法官在某宗案件的具体判决的信心,乃奠立于法官平时的一言一行,他的道德操守、对纪律与法律的恪守,以及他在日常生活中是否像“照相机的镜头”般正确地起到折光作用。因此,法官在庭内,除了能力水平必须与身上穿的庄严法袍相得益彰,在庭外,当法官卸下了法袍,其一言一行仍会受到注目,社会对法官的道德操守和行为规范也设下了高标准。

最近大马的司法界是否无色透明,司法宫的玻璃门是否正确地起到折光作用,随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新任人选的确定,受到了巨大的关注。

大马奉行民主制度,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鼎立,相互制衡。司法独立的原则确保司法机关在司法程序里,各当事方的权利都可以得到公平的尊重。对于司法界首二号人物的水平及能力,社会的要求与验证,其实简单不过,不外是如下所述:

●法官的晋升应以客观因素为基础,特别是能力、操守和经验,这乃适用于全世界司法晋升制度。获甄选担任司法职位者,应是受过适当法律训练或在法律方面具有一定资历,正直、有能力的人。

●法庭是法官的舞台。法官在应用适当法律、驾驭庭审、诉讼调解、判决说理等各方面的能力,都必须让那些到庭上寻求公理的人信服。而且,职位越高的法官,审理案件的能力和水平就应该越高。

●法官是正义的化身,必须精通法律,除了是法律的专家,还必须练就一手运用法律解决纠纷的高超本领。法官审案并非只是按案情、法律条文判断谁是谁非,审判案件不仅要看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还要体会法律的内在精神。

●早期的社会,据理审判,伸张正义者皆为博学多闻之贤士,现代社会的法官也必须是博学□智的人,对历史、当下社会局势都有深入广泛的了解,在把握了大局和形势下,头脑清醒、思想深刻、公正不阿地审理各种案件,绝对不能是“糊涂官判糊涂案”。

●一名法官必须做到“辨法析理,胜败皆服”,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把判词写好,一名法官即使经常开庭审案,主持公义,但下了判决后,最重要的判词却迟迟无法如期出炉,法官的能力难免会受到质疑。

●此外,法官判决要使双方都口服心服,在判词中必须把道理说清讲透。说理是反映一个法官能力和水平的重要标志。从判词的说理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法官的法律功力,还可以反映出一个法官是否受到了外界的干扰。

至于有机会坐上司法高位者,以上的要求到底能否过得了自己的那一关,就尚待时间来证明。

而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新任人选确定后的那几天,大马的天气是多雨,年终雨季令到国内多个低□地区纷纷传来水灾,去年岁末南马百年大水灾的阴影再次涌上心头。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吉隆坡司法宫上空的乌云在几天霪雨过后虽告消散,但南马和东海岸的水灾仍未完全消退。年终的天气变幻莫测,人的能力也必须受到外力检验,过早宣告雨过天青,恐怕是自视过高,出错的机率也相对提高。


大马的年终雨季则令我想起英国的冬季:英国的冬季也是霪雨不断,阴郁寒冷的天气令人容易心情低落。犹记得自己当年在英国寒冷的冬夜,孤身在宿舍挑灯夜读,书桌上摊开的是一页页法官们的判词,艰涩的文字难以消化,再想到明早的指导课,冬夜是更加地难熬。

在许许多多英国法官的判词中,令我们一众大马来的法律系学生印象深刻的,是已故丹宁法官(Lord Denning)的判词。丹宁法官在我们法律系学生的心目中应该可以通过称职法官的检验,尽管丹宁是一名富争议的法官。

先不说这位英国大法官的丰功伟业,令人折服的是他对文字的驾驭能力惊人。他写的判词文采可以异常的鲜艳夺目,甚至艰涩难懂,怪不得有人这样说:“While you might not like his reason, you gotta love his rhyme!”(你或许会不赞同他的观点,但不能不爱上他的文字押韵。)

不过,丹宁法官精彩的司法生涯更是令人津津乐道。他或许是20世纪最伟大、也是最具争议性的法官,最大的成就是依据本身极高的社会观点具体化英国习惯法(common law)。在他担任卷宗主事官(Master of the Rolls,即英格兰及威尔斯上诉法院的资深民事法官)的20年期间,他可以选择案件以及和他共审的法官,因此在很多情况下,他拥有最终的说话权,而许多的案件也为此没有上诉到英国最高的法院──上议院(House of Lords)去。

丹宁大法官在主持正义时,仗他可以考量,甚至改变法规,因而可以不必等国会修法。他说,国会的程序太慢了,有时必须等上几年时间才能够完成修订不合时宜的法律,而法官却必须促使法律符合有关案件所寻求的正义。

但是,司法界和法律界中有人认为,他经常被他的偏见影响他对法律的诠释,并且带入许多不确定性到审判中,令人难以预测其结果及如何去下判决。

丹宁1999年百岁生日后6周去世时,当时的英国上议院议长(Lord Chancellor,又是司法系统的首脑与掌玺官)就说:“丹宁最大的问题是他经常重修法律,而我们这些法官根本跟不上他的节拍。”

丹宁亦曾犯过不少错。1982年,在布里斯托暴动一案中,丹宁认为黑人不适宜成为陪审团的成员,其中两名陪审员因此要起诉他。后来,丹宁道歉,并表示要退休。他退休后忙于著书,而且争议仍不断。丹宁的偏见证明了让一个人单独主持正义的危险性,但这不能减损一名法官的独特性。丹宁坚持审案的独立是无可妥协的,而且他一生都奉献给司法,让后来的习法者体认了他的创意和超强本领。他是英国司法界的遗风,他自己就曾经这么说过:“Remembrance of me in good works, that is how I should like to be remembered.”(记住我做过的正确事,这是我要的
被人记得的方式。)

大马的司法界近来风起云涌,律师公会与广大民众都无不在追索大马司法界曾经拥有过的美好旧时光。当大马司法机关从英殖民建筑物搬迁到金碧辉煌的司法宫殿,标志司法迈向现代化,但大家会不断观察,司法宫的玻璃门能否折射正义,而法官的办公室灯火是否足以照亮公义。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