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来西亚综合新闻网

www.freewebs.com/my07072007/MCV.htm

 
 
 

日志

 
 

司法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  

2007-11-04 21:46:08|  分类: 网上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来源:  星洲日报 2007/11/04
原址: http://www.sinchew-i.com/commentary/index.phtml?sec=10

从前任反贪污局总监基菲里被前下属举报贪污、国安部副部长佐哈里和总警长慕沙哈山被指责收取贿金,再到全国商业罪案调查总监南利被反贪污局提控,以及指日可待的反贪污局根据总稽查司报告提控大小拿破仑,大马今年可谓大案连连。另外,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公布林甘影片而引爆立国以来的第二次司法危机,造成连律师公会也游行抗议、苏丹统治者也为之公开发表“司法独立”谈话的局面。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固然可以一味拒绝司法面对问题的事实,但是律师公会、统治者、公民社会党团施加的种种压力,最后迫使政府高层妥协。信誉备受争议的阿末法鲁斯首席大法官不获连任,上诉庭主席阿都哈密代摄大法官的安排,将司法问题暂时化解而不至于更形恶化。

目睹这样的情况,这些无论从文官行政系统、检调系统再到司法系统各层面精英都有人被指控的情景脉络,或许该当如此来了解:从马哈迪强势行政过渡到阿都拉柔性治国的时代,统治威权解除却又新的权力秩序迟迟无法诞生,其结果是彻底打破了统治精英既有的人际互动规范。

新的人际互动关系找不到仲裁者,于是人际脱序现象大增,司法系统角力、警方高层角力层出不穷却无人仲裁。许多人想看到可以节制脱序人际关系与既有政权结构的新生力量。本来的封建势力,在1990年代特权大受削减的苏丹统治者,突然在这个节骨眼冒出来,以开明谏国形象而再度彰显影响力,就充分凸现既有政权一筹莫展的窘境。

或许我们的苏丹统治者从邻国泰国塔辛政权垮台得到灵感──当人民对贪污无能的行政权力忍无可忍时,就是开明统治者重新君临天下之时。封建势力的世袭王权竟然可以成为监督三权分立的第六权(第四权是传统媒体,第五权是部落客加公民社会),无疑为资产阶级法权克制王权的民主进程历史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贪污无能的民主政权到最后反需要封建王权的制衡。

我认为,苏丹统治者确实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开明的影响力,但是这毕竟不能/不该成为常态。司法危机虽暂时化解,但需要更进一步的解决:

第一,行政权力必须让检调系统重新自主动起来。反贪污局将全国商业罪案调查总监南利以及其他的大小拿破仑提控,虽然有其“司法配合行政”的一面,但仍不失为不错的第一步。长远来说,反贪污局必须脱离于首相署而直接向代表人民主权的国会负责。

第二,警务革新必须提上议程。到底南利是不是因为与总警长内讧才遭提控,无疑是许多人脑袋中的问题。为了杜绝警方高层因利益输送而内斗,就必须杜绝贪污滥权的缝隙。独立警察调查委员会(IPCMC)献议已经两年有余,将其落实,刻不容缓。


第三,由于代摄大法官的上诉庭主席阿都哈密还有一年也得退休,司法角力恐怕还会上演。与巫统关系非浅的联邦法院法官阿末查基,如何可以从律师资格空降成为联邦法院法官必须追究,以及防止以后再度发生类似事件。

司法独立的第一层意义,在于司法必须独立于政治权力运作之外。前述人们有所冀望的节制脱序人际关系与既有政权结构的新生力量,适合承载该使命的,乃独立的司法。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